演绎东方美 汉服与“魂动红”的相遇

  2018-01-12 12:02:23   55

随着长安马自达冠名的《了不起的匠人》的热播,一位又一位艺术大师走进了我们的视野。在轰隆的工业文明中,这些传统手工艺的坚守者以超出寻常的耐心与恒心在诠释着匠心精神,在我们视野未达的角落,散发出艺术遗珠的耀眼光芒。在最近一期纪录片中,汉服大师钟毅以唯美的汉服,向我们展示了他对中国传统服饰美学的独特理解。

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汉服,始于黄帝,备于尧舜。汉服承载着汉族独特的染、织、绣等工艺和美学,放之今天仍然精妙绝伦。除了在影视剧中,现在的人们已经很难看到汉服了。早在大学时期,钟毅便立志复兴汉服文化。他每天都身体力行穿着汉服上下课,成为大学校园里一道标新立异的风景,尽管时常受到同学的注目,但并未阻挡他让汉服回归现代生活的理想。

汉服始于黄帝,定型于周朝,并通过汉朝依据四书五经,逐步形成完备的冠服体系。汉服还通过华夏法系影响了整个汉文化圈,亚洲各国的部分民族如日本、朝鲜、越南、蒙古、不丹等等,服饰均具有或借鉴汉服特征。由此看来,汉服是典型的东方审美的产物。

钟毅制作汉服的工作室“明华堂”被网友称为“棉花糖”。没有过多的宣传,靠的是汉服爱好者圈子里的口口相传。“明华堂”在常起争议的汉服圈内是公认最为严谨的。这种严谨建立在钟毅丰厚的汉服研究之上。靠着灵感和丰富的历史资料,钟毅开启了漫长的摸索期,曾经对汉服笼统的概念,反复研究之后开始变得清晰,这也坚定了他要复原明代传统服饰的决心。

在钟毅看来,汉服文化之所以小众,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制作工艺的繁琐。第一步:手绘纹饰。在博物馆、文史资料的基础上设计纹饰;第二步:电脑绘图。借助现代计算机科技,用电脑画出图案,用于后续面料生产编程;第三步:剪裁,传统服饰以自然平面大片裁剪为特征,与西方特色的立体裁剪理念截然不同,平面裁剪,讲究宽衣博带之美,这也是汉服的精髓之一。然后是缝制、熨烫工序。到此,一件华美的汉服方才完成。

对很多人而言,汉服或许是一个含义不明的过去时态,但在另一部分人心中它是承载着复杂意味的符号,钟毅说。过去九年,他仅仅是开了一个头,但他相信,自己已在正确的路上。

与汉服文化相同,马自达也是东方美学的集大成者之一。“魂动红”工艺便源自东方民族对红色的共同喜爱。与汉服的复杂制作工艺一样,“魂动红”色要经过三层匠涂工艺。第一层是红颜料与光泽材料铝粉混合的反射层(金属色),第二层是使用的红颜料彩度高于通常的透光层(半透明纯色),第三层是透明层

从一般的三层构造的涂装来说,第一层与第二层的顺序是相反的,而马自达的工程师大胆地将其进行了互换,其目的就是最大限度凸显高光部分与阴影部分的色彩变化。在高光部分,遇到反射层的铝粉折回的光线会令透光层的高彩度红色愈发鲜艳。在阴影部分,透光层与反射层的红色则相互重叠,表现出深邃的红。

借助这种涂装构造,随着光线的强弱和角度的变化,魂动红色会像鲜活的生物一般,呈现出光鲜、丰富的表情,堪称马自达匠心独运的杰作。多层颜料的精心配比,让“魂动红”看起来别具一格,突出了“魂动”设计灵动飘逸的立体造型,拥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光影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