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Maps的故事:新时代

  2018-10-14 12:02:33   120

虎嗅注:这里是Google Maps故事的第四篇,如果你没看过之前的,欢迎补课:

《Keyhole,Google Maps前传》

《Google Maps的诞生》

《从Google Maps到Google Earth?》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余晟以为(ID:yurii-says),作者余晟。


头图为:John Hank。来源:Men's Health。

蒲草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虽然Hanke成了Google Geo的总负责人,但是梅姐(Marissa Mayer)始终没有彻底放弃对Maps的想法。2006年,Google Maps的名字问题再一次浮现出来。

Google Maps的名字虽然定了,但Google的广告销售还是Adwords,地图对应的广告叫local ads,也叫Google Local。但是各国的销售团队反馈说,Google Local这个名字不好用,容易引起误解,比如西班牙语里没有直接对应local的单词,在这些地区,Google Local就很难理解,甚至不少人误以为这是Google Loco(谷歌火车头)。故而梅姐提出,Google Maps和它的广告密不可分,应当有统一的名字。

这是个大问题,涉及到品牌认知和营销预算,谁也不敢轻易做决定。梅姐给了三个选项:Google Local,Google Maps,Google Maps and Satellite。Keyhole的人心想:如果二选一当然不必担心改名,但如果要三选一,Google Local的胜算就会大不少。赞成Google Maps的人,一部分更习惯Google Maps的,一部分更习惯Google Maps and Satellite。如今提供三个选项,这些人有可能会被分化瓦解。所以他们提出,还应当加上一个选项:Google Local and Satellite。梅姐同意了。

最终决定名称的会议是由Google的七位高层参加的:CEO Eric Shmidt,产品副总裁Jonathan Rosenberg,广告副总裁Jeff Huber,Marissa Mayer,John Hanke,还有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不过当时,John正在巴黎开会,所以缺席了。

等会议一结束,Bill Kilday就打电话给Debbie Jaffe了解情况——有趣的是,Bill是John的铁哥们,Debbie是梅姐的心腹,虽然John和梅姐关系很一般,Bill和Debbie关系却不错。

Bill,你肯定很想知道最终答案,但是梅丽莎让我发誓不能告诉任何人。她打算亲自告诉John的。你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好,她想借这个机会直接沟通。

噢,Debbie,我为知道这个结果花了太多精力了。你得告诉我那个名字,我发誓我不会告诉John的。

不,不行。梅丽莎希望的结果是,John回来之后,你告诉我那个答案。她明确跟我说了,不许告诉你。

噢,Debbie,别这样,求你了,快告诉我结果。

好吧,结果是Google Maps。但你得保证,你绝对不能告诉John。梅丽莎本周末会打电话告诉他的。

当天早些时候,Bill收到了John的邮件:“听到什么消息,一定要告诉我”。于是,Bill放下电话就回了封邮件:“梅丽莎本周末会给你打电话的”。

第二天一早,Bill就接到John从巴黎打来的电话。

Bill,名字定下来了吗?

定了。但是,梅丽莎要亲自打电话告诉你。我昨晚和Debbie聊过了,她们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梅丽莎本周末会给你打电话的。

Debbie知道名字吗?

嗯……呃……我想她知道。

她告诉你了吗?

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梅丽莎要亲自打电话,亲口告诉你这个名字。我对Debbie发誓我不会告诉你的。

Bill,名字是什么?

John,我没法告诉你。梅丽莎明天就要打电话给你了。

Bill,快告诉我名字!

好吧,名字是Google Maps。不过你得保证装作不知道,梅丽莎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要假装喜出望外。

好吧,我会表现惊喜的。

不,John,你必须给她喜出望外的感觉。

好吧,我会照那样表演的。

然而John到底不是演员,虽然他努力表现得很惊喜,还是被梅姐当即识破了。

一定是Bill Kilday那家伙告诉你的,一定是Debbie告诉他的!

经历了这一次事件,Keyhole的人不希望以后再为命名的事情纠缠了,他们想要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Bill花了1300美元,专门定制了一块粉色石头,上面刻着:Google Maps。这块石头至今仍然保留在Google Geo的办公室里,来往的人都可以看到。它不只是一块Logo,更是一个宣誓:Google Maps这个名字,已经被刻在石头上,永远无从更改了。

这块石头的照片不好找,网上全搜不到,我认识的Google的朋友都不在Geo部门(似乎华人很少?)。最后我联系了Never Lost Again的作者Bill Kilday,他非常热心地提供了照片。

SketchUp

2004年,美国政府和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开始举办关于汽车的挑战赛(DARPA Grand Challenge),参赛的车辆必须是自动驾驶的,而且中途必须在莫哈韦沙漠中行驶140英里。2004年,自动驾驶技术还相当初级,没有一辆汽车能够完成全程。

2005年,斯坦福大学的参赛车辆Stanley跑完了全程,击败了其它195辆车,获得了冠军。Stanley其实是辆大众途锐,车顶上装备了五台激光雷达,用于识别外景,生成3D图像。在2006年的CES大会上,Google创始人拉里·佩奇与Stanley一同登台,并讲解了Stanley的原理。显然,对自动驾驶来说,光有地图是不够的,还必须配合3D建模。

斯坦福大学的Stanly。来源:Google

这时候,一家叫@Last Software的公司进入了Google的视线。Keyhole的人早就知道这家公司,某种程度上他们和Keyhole一样,用软件把复杂专业的工作简化,让普通人也能玩得转。@Last Software的软件专门用于3D建模,但是他们的用户分布广泛,除了大家都能想到的建筑行业之外,电影摄制组、剧院、木工,都用它来做设计。之前,Keyhole的人就用@Last的软件来生成某些不友好区域的3D地形。

2006年初,因为要搞3D建模,John把@Last的CEO Brad Stein约过来,给Google的老大们做次演示,希望达成合作。当时谢尔盖·布林正被私事困扰着,他想在情人节那天送自己女朋友一份礼物,是“两颗心联在一起”的3D雕塑,但他怎么也做不好模型。看完Brad的演示,布林提出了他的问题,于是Brad现场动手,5分钟就完成了3D建模。这个叫SketchUp的软件让布林大感神奇。

或许,我们应当把你们公司买下来?

当时,Brad、John和在场所有人,都觉得布林在开玩笑:本来只是在谈合作而已嘛。

过了几个礼拜,John约了布林、佩奇、施密特一起看看购买@Last的软件的计划。

我们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是把这公司买下来。

但是,这公司可不便宜,我想我得跟你们正式确认下。

赶紧把这公司买下来!

2006年3月,Google收购了@Last Software(据说收购价为4500万美元)。今天,SketchUp已经是大受欢迎的软件,设计师可以直接用它来表达创意,当场与客户沟通。许多普通人甚至只学了半小时,就能用它做家庭装修的方案。

我的朋友Milo Yip用SketchUp设计了自家的装修方案,据我实地确认,与设计图高度一致。Milo授权引用

今天你打开Google Earth,会发现图像不只是死板的卫星或者航空照片,当你改变视角的时候,建筑的视角也会随之变化——也就是说,Google Earth中的众多对象都已经完成了3D建模。你现在知道了,在幕后默默支撑的,正是发源于SketchUp的技术。

补充:2012年的一篇报道显示,Google Earth中的3D建模已经不再使用SketchUp的技术,据分析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1. 建模数据不统一,有时是卫星图片,有时是航拍图片;

  2. 建模方式不统一,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建模方法;

  3. 不同的人,建模的质量差异很大;

  4. 不是所有建筑都有建模,同一个地区可能有部分建筑完成了建模,部分没有;

  5. 3D建模的建筑地点经常不准确;

所以,Google已经采用了新一代的3D建模方法,即立体摄影测量(Stereo Photogrammetry)。简单说,就是比对从不同角度拍摄的照片,构建3D模型。Google只需要让飞机以不同路线飞过,取得不同角度的高分辨率照片,系统可以自动构建3D模型。

如今Google Earth中的3D模型,地图不再是死板的图像,用户可以自由转换视角。比如这三幅图片就是旋转视角看到的,实际操作过程中感受完全平滑的,这就是3D建模的威力。

我在哪里?我在这里!

2006年,因为看到了Stanley的成绩,看到了佩奇在CES上的演讲,许多公司开始联系Google Maps,希望做点事情。其中有大众、丰田、福特这样的整车制造商,也有其它的公司,比如Garmin(佳明)

2006年,Garmin找到Google Maps的人,展示了一台神秘兮兮的设备:一台外置的GPS,塑料外壳涂成蓝灰相间的颜色,大小和一盒扑克牌相仿,没有屏幕。要使用它必须先用手机做蓝牙配对,于是手机就可以获得当前的经纬度,然后在手机上(当时流行的还是黑莓)打开Google Maps,你会发现:地图上出现了一个蓝点。这个点,就是使用者当前的位置。

Garmin的GPS 10外置蓝牙GPS。因为书中没有写明型号,我搜索2006年之前的Garmin产品,只有这款比较符合描述,猜测是它。来源:Garmin

对当时在场的所有人而言,这无异于平地惊雷。

在之前,哪怕Google Maps做得再好,都和使用者的具体位置无关的。充其量,纽约的使用者一开始能看到纽约全图,华盛顿的使用者一开始能看到华盛顿全图。要准确知道“我在哪里”,用户还得手动输入自己的地址来搜索,才能定位到自己的位置。但是就在蓝点出现的一瞬间,地图“活”起来了,闪烁的蓝点让使用者清楚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我,原来我真的在地图的世界里。

黑莓手机上的Google Maps,右边屏幕上出现了蓝点。来源:RealGeek.com

然而,当时GPS的使用并不让人乐观。进入20世纪90年代之后,移动电话流行起来,让民众拨打报警电话方便了许多,但911同时发现,许多报警人并不能准确描述自己的位置,这给救援带来了很大的困扰。1996年,FCC强制规定,未来手机运营商必须能定位报警人的经纬度,2000年开始,必须能向911传输报警人的准确位置。

但是直到2006年,推进情况也不容乐观,虽然手机制造商迫于规定不得不添加“应急”的GPS功能,但没有哪家制造商愿意随时开启自己的GPS功能,也不容许通过第三方软件开启,因为当时的GPS方案太费电了。正因为这样,Garmin的人才神秘兮兮地搞出这台能持续GPS定位的设备。不过他们不知道,在加州的库比蒂诺,还有一家公司也在动同样的脑筋。

现在所有用过手机地图的人都知道了:“我”就是地图上的蓝点。如今,Apple内部甚至有一支专门的力量,名字就叫“蓝点团队”(the Blue Dot Team),专门研究实时定位功能,Google内部也同样有专门的研究队伍。但是谁会想到,今天大家认为习以为常的小蓝点,当年要花费九牛二虎之力,费尽周折才诞生呢?技术的进步,有时候就是这样曲折。

Updates:Apple最新(2018年9月)推出的iOS 12中增加了一个特性RapidSOS。有了它,iPhone用户在拨打911时,地址会“安全而且自动地”发送到911。

Google I/O 的前身

如今大家都知道每年一届的Google I/O,这是开发者的盛会,Google会在上面发布新产品,与开发者们密切交流。但是大概没有多少人知道,最早Google I/O的想法也与地图有关。

Google I/O 2017。来源:engadget.com

Google Maps发布之后不久,因为提供了大量的API,而且是免费提供,所以吸引了大量的爱好者,甚至狂热粉丝。负责产品和营销的Bill想,既然不能直接从这上面赚钱,那么举办一场Google活动营(Campus),吸引工程师、开发者、设计师来使用Google Maps API,也是挺不错的。但是Bill自己也没有把握,毕竟在这之前,Google只主办过小型见面会和黑客马拉松。活动营这回事,对Google来说也是头一回。

这次活动获得了批准,吸引工程师、开发者对Google来说是很棒的事情,不过Google没有预算为这次活动造势。但是,纯粹为技术人提供的活动,本身并不需要多少钱。Geo团队的Bret Taylor(还记得吗,是梅姐的爱将)对这次活动特别热心,投入了非常多的精力。

2006年6月11日,Google Geo Developer Day如期举行。从目前网上能搜索到的资料来看,到场的300多名热心粉丝提出了各种各样的问题:Google Maps工具集的问题,geocode缺少文档,KML的使用疑惑…… 这场面震惊了到场的“三巨头”: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埃里克·施密特,他们深切体验到了开发者的热情和期待。

更奇妙的安排在当天下午,Bill邀请大家来到Google Geo团队所在的41号楼外面,在草坪上或坐或躺,自由交流。Bill没有说的是,他早就安排了拍摄高分辨率航空图像的飞机当天下午途径Google总部。这样,Google Maps的开发者们散步在草坪上的画面,就被拍摄到航空地图里,稍晚时候可以在Google Maps中看到。无疑,这引发了新一波的高潮。

Google Geo Developer Day(2006)。来源:Mike Pegg@Flickr

鉴于这次活动大获成功,Google在2007年又主办了一次开发者大会,主题不限于Google Geo,还包括了Gmail、Web Tookit等等。再往后一年的2008年,Google把系列活动拓展为Google I/O,全方位讲解Google的各种技术、产品、战略。如今,每年一度的Google I/O大会成了无数开发者的节日,每年的抽中Google I/O大会门票的开发者,都为自己的好运气高兴不已。

街景来了

2002年,如果你在帕罗阿图开车,你可能会看到有一辆轿车开得很慢,后排的窗户还是开着的。你可能会觉得古怪,但你绝对想不到,那辆车上坐着Google的三位重量级人物——布林、佩奇、梅丽莎。佩奇手持摄像机坐在后座,把车外的一切都拍下来。

这是在干什么?是不是疯了?佩奇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文本可以被搜索,那么现实世界可以被搜索吗?所以,他决定试试看。

2004年,一个叫Luc Vincent的家伙加入了Google。因为背景是计算机视觉,他被分配到Dan Clancy的团队,参与Google Books——也就是那个把各式图书扫描上网供人搜索的项目。但是他入职不久,佩奇就找到他,希望他参加自己的私人项目。这个项目由斯坦福大学教授Marc Levoy主导,以街景的方式,从连续的拍摄中提取地址信息,生成该地点的图片。在佩奇看来,无论是扫描图书还是从街景抽取信息,许多工作都是相同的。

街景的玩法并不是Google首创的。1979年,MIT就有过街景的项目,后来担任英特尔CEO的尼葛洛庞蒂(就是写《只有偏执狂才能生存》的那个家伙)也参与其中。不过当时没有数字设备,所以他们把16mm摄影机架在车上来拍摄街景,只能生成每10秒一段的胶片地图。鉴于当时技术的积水水平,他们能做到的仅此而已。

到了2004年春天,佩奇自己的街景项目已经成为了Luc Vincent的“20%时间项目”,参与者多了7名Google员工,还多了17位来自斯坦福大学的实习生,佩奇自己也会不时过来关注项目的进展。

最早的Google街景车是很简陋的,墨绿色的雪佛兰旅行车,里面装着电脑,车顶上装着摄像机和激光感应设备。车速不能超过每小时16公里,否则拍下来的图像就会模糊,根本不堪使用。而且这套系统运行时功耗极大,烧保险丝是家常便饭。最终他们在车上多搭载了一台本田的汽油发动机来发电,才解决了问题。但系统本身仍然极不稳定,经常死机、重启,每次出问题只能回公司重新调试。那个夏天,这种古怪的汽车在山景城引发了数次恐慌。实际上,一直到2005年末,Google街景项目都看不到任何有效的产出。

最早的街景车。来源:Google

2005年10月,街景项目的人在总部40号楼做了一次技术演讲,向Google Maps团队介绍了街景项目。但是街景是否能做成,Google Maps团队的人还是抱有怀疑态度:毕竟,按照街景的现状,未来还需要投入多少钱,会产生多少数据,这都是未知数。

但是Google的工程总监Bill Coughran决定支持,所以街景正式立项了。成为正式项目,就意味着预算、排期、人头、办公场所…… 街景再也不是Google Books的一个下属项目了,它被划到了Google Geo,汇报给Geo团队的技术负责人Brain。

Google选择在2007年的Where 2.0峰会(Where 2.0是O'Reilly开创并主办的大会,每年一届,主题是www的发展,始于2004年,最后一届是2011年)上公布了街景项目,它毫无意外地引起了公众的兴趣。不幸的是,街景项目的技术一直不成熟,技术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系统仍然太复杂,太依赖手工,太不稳定。不过,在2007年,事情终于有了转机。

还记得我们之前谈过的Stanley吗?2005年,斯坦福大学的教授Sebastian Thrun和他的团队制造的无人车Stanley,在美国国防部先进研究项目局(DARPA)举办的汽车挑战赛(DARPA Grand Challenge)中跑完全程,并获得了冠军。在那之后,Google收购了Thrun的公司。另一位在无人驾驶社群领域知名的人物,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硕士生Anthony Levandowski也加入了Google(实际上Thrun之前就见过Levandowski,因为Levandowski的无人驾驶摩托车也参赛了2005年的DARPA,可惜没有跑完全程)。

2007年,Thrun的团队和Vincent共同重启了街景项目,他们彻底重新设计了街景车,并且设定了一个相当激进的目标:美国总计600万英里的道路中,街景项目必须覆盖100万英里。

新的街景车放弃了那些专门定制的高精尖设备,直接采用现成的、消费级的摄像设备,放弃了激光传感器,镜头也不需要活动部件。事实证明,这种“基础”的设计相当有效。很快,Google就派出了一队街景车奔向美国全境。到2007年下半年,只花了不到一年时间,“激进”的目标便已经提前完成了。

2007年,网友拍到的街景车。来源:Mattew Weinstein@Facebook

此后,Google街景一年年持续改进,覆盖的区域越来越广。当然,它也遭遇了许多隐私问题(后来Google新增了自动模糊人脸和车牌的功能,以维护隐私)。根据最新的资料,如今Google街景车采集设备已经由自己研发,不再依赖第三方。2018年,街景在日本已经能提供“狗的视角”,在北海,街景甚至覆盖了两处海洋石油钻井。

今天街景的覆盖范围,蓝色表示被街景覆盖,颜色越深表示街景数据越精确,越详细。来源:Google


再开个脑洞,今天街景其实已经不限于“街”景,图像采集平台也不限于汽车。三轮车可以深入小巷,步行背囊让山丘不再是障碍,手推车可以在博物馆内畅游,摩托雪橇可以在雪地上驰骋…… 来源:Google

4000杯拿铁

2006年10月,John收到一封邮件:

Hi John。我在想,我们有没有机会见面?

史蒂夫·乔布斯

对John来说,史蒂夫·乔布斯是他大学时代就崇拜的技术天才,但是,乔布斯为什么会给他写信?这该不会是什么钓鱼邮件吧?过了一会儿John的电话响了,对,就是乔布斯打来的。坊间流传,苹果在秘密研发一种设备,这到底是什么呢?它和地图有什么关系?没有人知道答案。

2006年10月31日,乔布斯带着苹果的软件负责人Scott Forstall来到Google,他们展示了一台全新的设备,这台设备上已经有移动版本Google Maps的前台。乔布斯想要的是让苹果的研发人员可以接触到Google Maps的后台数据,这样才能把地图、导航、本地搜索、定位等等功能都搬到新设备上。

乔布斯同时警告说:参与这个项目的Google员工必须高度保密,绝不能泄露任何关于新设备的消息。在Google内部,开发移动版Google Maps的主力是Zipdash的团队(这个团队2003年就在做移动设备上的地图,后来被收购,我们之前讲过他们的故事)

于是双方形成了一种非常诡异的合作:苹果需要Google Maps的后台接口,但不能说这是做什么用的;Google Maps要为苹果做各种优化,但不知道具体用在什么设备上(知道了也不能透露给其他人)。总之,经过乔布斯和John的努力,Google Maps为苹果开辟了一块“特区”,终于合力完成了这个项目。

在Google这边,参与开发还有Jeff Hamilton,他来自Andy Rubin的团队,而Google的Android正是Andy Rubin的团队的作品,乔布斯对此颇为介意。不知道Hamilton到底有没有把iPhone的细节告诉Android开发团队,至少在Google Maps这边,他始终含糊其辞,说自己在开发“手机上的软件”。要知道,那个年代还是功能机的天下,最“智能”的手机是装有全键盘的黑莓手机。而当时身为Google CEO的埃里克·施密特,尽管是苹果董事会的成员,也不知道这个项目的存在。

2007年9月7日,在足以载入史册的苹果发布会上,乔布斯公布了第一代的iPhone,从此开启了智能手机的时代。同时,他也专门演示了移动版本的Google Maps。点击打开,自动通过GPS定位,搜索“Starbucks”自动找到附近的星巴克…… 在掌声和尖叫声中,乔布斯现场为观众订了4000杯咖啡。

乔布斯在发布会上展示移动版Google Maps。来源:the Verge

乔布斯要展示的还不止于此,他切换到卫星地图模式,一会儿看看埃及金字塔,一会儿看看巴黎埃菲尔铁塔,最后来到发布会的所在地:旧金山的Moscone Center。面对观众的惊呼声,乔布斯微微一笑:很不错吧?

“现场下单订4000杯咖啡”的安排让在场观众沸汤了。实际上,演讲天赋对乔布斯来说似乎是与生俱来的。1988年,离开苹果的乔布斯主持了NeXT电脑的发布会。按之前的预期,本次发售的NeXT电脑售价应当在3500美元左右,但因为乔布斯对细节和美感的执着(当时他还算不上智慧成熟的商业领袖),最终NeXT电脑售价高达6500美元,如果配上打印机和硬盘驱动器,还要再加4000美元,场面一度有点尴尬。不过随后乔布斯安排了一个节目:让NeXT电脑和旧金山交响乐团的小提琴手Dan Kobialka上演二重奏,A小调巴赫小提琴协奏曲。当年基本没多少人想过电脑能演奏乐曲,这个安排让在场观众沸腾了。

不过Google Maps for iPhone不会重演NeXT叫好不叫座的悲剧,它已经推出就大受欢迎,而且热度持续上升。在之前,Google Maps的用户平均每一两周才会用一次Google Maps。但是有了iPhone,Google Maps的打开频率变成了每天1到2次。换句话说,大家逐渐开始习惯,随时随地使用Google Maps。在一个月内,Google Maps for iPhone的流量就超过了所有移动版Google Maps的流量总和。在18个月内,Google Maps for iPhone的流量已经超过了所有PC版本的Google Maps。

看到智能手机给软件(包括地图)的使用打开了全新的世界,Google也决心下大力气开发移动版软件(如今大家都知道,这东西叫App)。他们招来一个在微软工作了十五年的高级人才Vic Gundotra,让他负责各种移动版软件的开发。这又带来了一个问题,Gundotra和John的工作存在重叠:当时大红大紫的Google Maps for iPhone,它到底属于John呢,还是属于Gundotra呢?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影响最终决定的不是John也不是Gundotra,甚至都不是Google的人,而是乔布斯。

如果那个该死的Gundotra敢来苹果总部,我一定要亲手把他给赶出大楼。直接说吧,我根本不想让这家伙靠近苹果总部一英里之内!


(未完待续)


转载请联系公众号:余晟以为(yurii-says)获得授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余晟以为©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6670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