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混乱的易到

  2018-11-16 19:02:32   64

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今天(11月16日),关于易到高管“下跪”的视频在网上疯传。下跪的是前易到政府事务部总监吕艺,坐在椅子上接受下跪的正是易到用车CEO巩振兵。

随之流传开来的还有一封来自吕艺的邮件,和他另外写下的详情自述:

图片来自脉脉

吕艺喊话巩振兵:“在人品上老易到的人不服你,你只能靠开人换人获得尊重。”“司机上门多次你都跑了,交通部检查你都不敢签字。”他还称,巩振兵曾经用威胁开除GR其他人员的理由逼自己给他连磕了7个头。

目前可以确定的是,吕艺已经离职,同时,易到面对的生存考验、内部管理之混乱、员工流动性之大等问题,都已经缓缓呈现在公众面前了。


三次易主与空降部队

易到用车作为最早的网约车平台之一,现在正遭遇着自己的凛冬。三次易主的故事,正发生在易到的身上。

11月14日,原本准备从韬蕴资本手中接盘易到的赫美集团发布公告称,双方的合作因未能达成一致意见而终止。而韬蕴资本则是在2017年7月13日正式入股易到,换下乐视,实现对易到的控股。

新的大腿还没有抱到,原有的庇护所——韬蕴资本也出了问题。

9月17日上午,韬蕴投资被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依法搜查,公司CFO彭树发被带走配合调查,公司办公室被查封。而据界面新闻报道,本次法院搜查与2015年韬蕴资本参与海航控股的西安民生(现名供销大集)定增有关。

因为易主,易到得以续命。但是,这也带来了公司内部管理长期的管理混乱。就在这期间,易到陆续接收了一大批来自其他企业的高管和员工,股东和公司高管频繁更替,自己公司的员工流动性也变得极高。

2016年2月,在易到用车还处在乐视控股时代的时候,易到就进行过大的人事调整:原乐视控股CMO彭钢赴任易到用车总裁,原乐视控股投资副总监孙可任易到用车投资副总裁,负责易到用车的投融资的业务,向乐视全球资本高级副总裁郑孝明和易到用车CEO周航汇报。

同年5月,阿里巴巴集团原农村淘宝中西部大区总经理冯全林也加盟易到用车,任首席运营官(COO),全面负责公司整体运营业务工作,直接向周航汇报。而随冯全林空降易到的还有一支“阿里经理人”团队,并成为当时易到用车运营管理团队的核心成员。

这一系列动作都被视为乐视对易到用车的意志的改造。

但是,就在2016年底,乐视危机爆发,彼时还被乐视控股的易到也被曝出拖欠供应商费用、司机无法提现等问题。不到一年,2017年4月份,周航发出一封名叫《乐视挪用易到13亿资金》的公开信,彻底宣告与乐视的蜜月期结束。随着周航等三位创始人暗自离去,易到的乐视时代正式终结。

2017年6月28日,韬蕴资本与乐视方面就收购易到股权达成一致,并于6月30日向易到注入了首批资金。而在韬蕴资本控股时代,易到也没有停止对其他互联网公司人员的接收。

2017年10月,滴滴收购Uber两个月后,易到以最低高于市场价两倍的薪酬挖进大量前Uber员工,并担任用户运营、策略运营、测试、大数据等职位。只是,这部分人深得彭钢信任,却让老易到员工颇为不满。

钛媒体就曾经报道过,“这些前Uber员工身上残留的‘天生骄傲’气质,与现有的易到团队格格不入。”其中一位测试岗位的员工就沦为被Uber军团排挤的对象——这名员工在被Uber来的新任领导约谈后,以“能力不匹配”为由劝退,公司也没有提供任何的离职补偿。该员工在离职的最后一天给全公司发出邮件,控诉上司的违规举动与公司的非人道作为,但这封邮件很快被管理层发现,随即被撤回。

易到内部有多混乱

易到的空降队伍越来越壮大。而视频中的主角之一——巩振兵,也是后来才空降到易到的CEO。

在加入易到之前,巩振兵曾在百度带队创建了百度外卖,并在其独立之后担任百度外卖公司CEO。2017年,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巩振兵任百度外卖董事长。今年3月份,被架空的巩振兵离职,两个月后加入易到用车。

根据界面的报道,一位易到内部员工透露,巩振兵入职易到用车后,整体业务并没明显回升,反而帮派斗争严重。该员工表示:许多高管换了一拨,基本都是来自百度外卖巩振兵的前部下。

这样的情况在脉脉的评论中多有体现。

有认证为“前易到用车员工”的用户发表评论称:“老员工受不了易到随便扣帽子裁人的做法。四年北京社保无原因无理由就给断了。裁员不赔偿,威胁背调。”

还有认证为“现易到用车员工”吐槽道,自己在易到待了多年,“周航(时代)之后,来的全是XX。”(真实情况有待验证)

还有其他的易到用车员工也有着类似的评论:老员工不是被逼走就是被开除。

截图来自脉脉

目前的信息表明,易到又已经从外部空降了一名叫张燕的高管来代替吕艺。

在吕艺的邮件中,还提到另外几名“被离职”并且受到了“不公平待遇”的员工:原COO王俊,原易到员工杨帆、马燕晶等(邮件中称该两名员工因易到不给变更离职员工职务,无法入职新公司)。

处在漩涡中的易到,今天发布官方声明称:网传“CEO欺凌员工”言论不实,随后将向公众还原事件真相。而在36氪的报道中,一位易到内部核心人士却表示,事情本身并非像吕艺说的那样。

这名内部人士的版本是:吕艺为易到GR部门负责人,因为之前和巩振兵有些工作上的矛盾,所以几个月前,GR部门的员工请巩振兵吃饭喝酒,“相当于吃了这顿饭,大家一笑泯恩仇”。当晚巩振兵被灌醉,“吕艺说要磕头拜大哥,以后就是好兄弟了,因为巩振兵喝多了瘫在那里,神志也不是很清醒,所以就也没有阻止”。

目前,易到的“下跪”事件还在持续发酵,虽然还不知道结论到底如何,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外忧内患的裹挟下,易到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高管之间的矛盾这么简单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Cuba Libre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272139.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