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子里的水太多,也别加给氢汽车

  2019-05-24 19:06:42   76

2019年5月23日,南阳日报头版刊发表了一篇文章——《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带着好奇的心理,笔者点进了文章,认真阅览后,仔细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后,确定自己没有穿越时空,不由得捂着额头哭笑不得。

走近神秘的“水氢发动机”

报道称:“5月22日上午,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观看了下线的水氢发动机的工作演示。张文深指出,水氢发动机在我市下线,使氢能源汽车项目前景一片光明,更加坚定了我们发展氢能源汽车项目的信心和决心。张文深、霍好胜还和大家一道饶有兴致地乘坐了氢能源样品公交车,‘体验的感觉很好,舒适、平稳。’大家连连称赞。”

“水氢发动机”是什么意思呢,这里引用老板的原话“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如果沙特那些王子相信了这句话,估计这会已经昏厥了。


(燃料电池原理)


早在一百多年前,英国科学家就提出用氢为燃料的理论,主要用于利用氢反应发电的原理制成质子交换膜燃料电池。但是不要把“水氢发动机”和“氢燃料发动机”搞混了,后者无论从技术层面还是生产层面已经相当成熟,之所以没有量产应用于民用车,是因为氢的运输和存储安全问题(加氢站以及车载)。

那“水氢发动机”利用的什么理论呢,说实话笔者也不明白,不过无论利用什么“黑科技”,都应该符合“基本法”。

“氢燃料发动机”原理,就是通过氢气和氧气反应产生能量驱动汽车,最终产物就是水。而制造氢有很多种方式,但凡学过初中化学知识的都能明白,物质的变化伴随着能量的变化。制氢的生产过程是要付出“能量”代价的,举个简单的例子,最常见的制氢手段就是给水通电,通过电解方式,从而获得氢气,这个过程中需要付出电能作为反应的“代价”,不过工业生产不采用该方法,原因是太过于耗电。

而“水氢发动机”的意思是直接加水,通过车上某种“水解”科技即可生成氢燃料并直接使用,也就是说进入车辆的是水,驱动车辆行驶完毕后,产出物也还是水,那能量从哪里来的呢?就像是植物通过吸收阳光和土壤养分,人吃掉后得以生存,而“水氢发动机”的意思则是,人直接吃土就完事了。


(《我爱我家》中嘲讽“水变油”)


如此荒谬至极的事情,其实并非第一次发生了。1984年3月,哈尔滨一名普通司机(王洪成)宣布发明“水变油”,就是向油里加入水和自己发明的“洪成基液”,就能将水变成油,并且热值高于普通汽油、柴油,且无污染,成本极低。是不是听起来就很蠢,但是当时不仅仅是市委书记视察并“点赞”过,而且多家企业给他提供数亿资金用于研发,更夸张的是居然连续行骗了十几年,直到1997年11月14日才将其绳之以法。

“传奇”故事

借用知乎的一句话来讲:“这是一条洋葱式的多层次槽点新闻。”故事并没有结束,拿个冰西瓜,找个板凳,坐稳了接着听我慢慢讲。

 

新闻中“水氢发动机”的发明者,就是青年汽车公司,而这一切的背后站着一位“传奇人物”——庞青年。

 

和李书福一样,庞青年也是浙江台州人,1976年,18岁的庞青年在生产队里开拖拉机并通过对调齿轮改变齿轮比,将拖拉机时速从25km/h提高到50km/h。3年后他筹集资金开始创业,先后开办过胶袋厂和橡胶厂,并因此获得了“第一桶金”。1986年响应国家扶贫号召,庞青年在浙江金华磐安县又创办了一家橡胶厂,并很快发展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橡胶厂,在此期间通过业务接触到了汽车行业。

 

1995年,庞青年与北京北方车辆制造厂谈判合资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生产高档豪华大客车,然而到1998年底,合资公司总共才卖出8辆车,其中5辆还是问题车。之后庞青年于1999年出资900万元,收购了合资公司剩余股权,并在2年后在与德国尼奥普兰达合作,注册了“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也就是后来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

 

2004年,青年汽车收购了贵航云雀从而获得轿车生产资质。两年后与马来西亚宝腾合作,打算成立新品牌“青年莲花”。要注意此“青年莲花”并非是英国莲花汽车,而是青年汽车与提供汽车技术服务的莲花工程公司达成协议,购买宝腾控股的莲花工程公司产品技术用以生产汽车,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青年莲花的Logo与宝腾的Logo相似,这是因为青年莲花无权单独使用“LOTUS”商标。(真正莲花汽车2011年进入中国市场时因为“Lotus”被广州一家公司抢注,所以更名为“路特斯”)

(青年汽车官网的介绍,图截于2019年5月24日)


所以从产品到品牌,两者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是青年汽车想借宝腾手中莲花品牌抄近路上位而已。2007年底,“青年云雀”正式更名为“青年莲花”, 此后青年汽车大肆宣扬莲花公司拥有多么深厚的资金和技术,试图给自己脸上“贴金”。 2008年8月,青年乘用车执行总裁崔巍辞职后仅一周,就因“利用经销商仰慕莲花品牌,急于想成为授权经销商的迫切心理,向他们索要巨额‘信息费’”而被金华市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青年莲花全车型销量)


在2008年到2012年这5年间,青年莲花仅推出了4款车型,竞速、竞悦、L3、L5,但是其销量都不尽人意。在宝腾旗下的路特斯于2011年进入中国后,青年莲花与莲花工程的协议到期,莲花工程人员整体撤离。

(萨博汽车)


其实在2008年时候,青年汽车还有意收购另外一家公司,就是萨博公司。美国金融危机后,通用公司要将旗下萨博汽车“忍痛割爱”售卖出去,但是通用考不想让技术“流入”中国,所以就拒绝了青年汽车。随后在2010年世爵公司收购了萨博,不过通用和世爵在签署收购协议时,设置了一个自我保护条款:“为了防止通用的技术通过萨博的转让而泄露,在任何时候通用都有权阻止萨博的转让交易。”

(世爵汽车)


一筹莫展的青年汽车决定换个思路,2011年,青年汽车以 1000万欧元收购了世爵汽车公司 29.9%股份,才算是“获得”了萨博,然而在2012年萨博被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以18亿克朗收购,更惨的是世爵公司在2014年破产了。

 

此后青年汽车公司被爆出拖欠员工工资、萧山基地停产、经销商亏损、被拖欠购车款等事件,经销商渠道全面崩溃。雪上加霜的青年汽车公司,在2015年停产了青年莲花,虽然在同年7月声称要“复活”青年莲花,并推出了EV版本,但是有记者去宁夏厂房试图了解生产进度,发现里面几乎“空无一人”。

 

2017年7月31日,作为青年莲花债权人之一的东杰智能,收到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裁定受理浙江青年莲花破产清算一案的通知,其实早在去年6月,作为债权人之一的中国融资租赁有限公司,曾以被申请人浙江青年莲花、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向杭州中院申请对上述两个公司进行破产清算。最终,于2017年8月,青年莲花进入破产清算。

 

其实青年汽车的客车销量还不错。2002年,金华尼奥普兰累计销售客车超800辆,金额突破10亿元,占领130万元豪华客车市场70%的份额,200万豪华客车市场100%的份额。2012年,青年汽车大客车销量为3191辆,位列全国第七,仍然在盈利水平,但随后其销量逐年下滑,直至年销量仅有几百台。至于卡车产品线,2003年青年汽车宣布与尼奥普兰的母公司曼集团合作,计划推出商用卡车青年曼卡,但是随着曼卡公司于中国重汽车进行深入合作,青年曼卡变得毫无竞争力。

为什么青年汽车所有车型都卖的不好,或者说越来越差呢?原因很简单,因为青年汽车几乎没有什么研发能力,青年莲花是由马来西亚方面生产主要部件,在中国组装成车,而客车和卡车也是同一种模式。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是不是有点好奇,青年汽车或者庞青年这一些系列的“骚操作”是在干什么。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将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政府订下协议,投资290亿元建厂并投产过程中,当地政府给青年汽车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不过在还未完成收购和投资建厂时,青年汽车将仍是“虚无缥缈”的13亿吨煤炭空头指标,转手卖给了亿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亿元人民币定金。其实在一年前,青年汽车曾宣布在宁夏石嘴山投资267亿元建设汽车基地(就是那个“空无一人”声称要生产青年莲花EV的厂房),不过无从得知政府“许诺”了多少指标。

 

然而青年汽车收购萨博失败了,鄂尔多斯市政府当然也不会将指标交给青年汽车,结果亿佳合公司傻眼了。于是亿佳合公司选择报案,警方以涉嫌诈骗对庞青年立案侦查。

 

2013年6月30日,青年汽车在杭州中院起诉亿佳合公司“违约”,要求解除合作协议,2亿元定金归青年汽车所有,并要求赔偿共计1.9亿元的经济损失。法律文书中载明:“因亿佳合公司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拖而不付,导致青年汽车并购萨博汽车股权失败。”是的,你没看错,是青年汽车起诉亿佳合公司,在公安部的协调论证会后,同年11月,青年汽车集团致函亿佳合公司,表示“本着维护企业合法权益的原则,我方愿与贵方再行友好协商”。之后,庞青年再无现身。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警方表示因庞青年是浙江省人大代表,根据法律规定,对庞青年采取强制必须报请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批准“暂停执行代表职务”,但浙江人大并未采取措施。因庞青年无法到案,批捕程序无法启动。如今“老赖”庞青年面临着诸多债务,青年集团欠石嘴山矿业集团1400万元,欠中国银行泰安高新区支行3000万元,欠光大银行、济南分行1.7亿元等等,账期均超过4年。2017年青年莲花破产清算后,庞青年又多了一笔债务,来自国资公司7.6亿元委托贷款。

 

想必有人已经猜到“水氢发动机”是怎么一回事了。

 

根据南阳网的报道,“2018年12月28日,南阳高新区·金华青年汽车氢能源整车项目签约,该项目建成后可实现产值300亿元,不仅是九大专项实现突破性进展的具体体现,更是支撑南阳作为河南省大城市的重大战略项目。“

 

庞青年介绍了项目概况,青年汽车集团于2014年开始,全面布局以氢燃料电池和氢发动机为核心、氢能汽车为龙头、工业废气和煤炭地下气化制氢为保障、金属镁合金储氢和车载水解制氢为支撑、立体交通运营为目的“五位一体”的氢能汽车全产业链。尤其是车载水解制氢技术实现了车载水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该项目规划产能为:单班10万台/年,三班30万台/年新能源乘用车,预计2020年建成投产,利税超百亿,可增加1000多个就业岗位。

 

笔者手握着价值80块的大锤蠢蠢欲动,但是仔细想想不对啊,南阳的煤资源并不丰富啊,这次他能从南阳市政府那拿到什么呢?

青年汽车官网介绍中有这么一段描述:“青年新型动力电池公交车目前的运行模式:在公交线路的起点站和终点站各设一个充电桩,在进站时公交车原就要停留 5分钟,青年新型动力电池公交车充电 4分 27秒即可充满,就在进站停留时间内即可充满电,无需再占用额外的时间,无需离开线路,可实现无里程限制的运行;青年新型动力电池充电次数为 50万次,另一种充电次数为 2万次,按2万次计算,使用寿命至少 13年;用在客车、轿车上,可配备行驶里程 200公里或者300公里的电池,基本满足使用要求。”

 

先不从技术层面论述其真假,倒是真有政府买账。有媒体报道:“2015年至2016年间,金华市共开设4条BRT线路。一号线采购了38辆青年纯电动公交车,其中4辆“巨无霸”车型每辆250万元;二、三、四号BRT线路则共采购116辆青年牌纯电动公交车。”

 

2017年2月,工信部针对新能源汽车骗补企业开出罚单。当时,青年汽车被处罚的原因是其2014年销售给上海巴士公交(集团)有限公司245辆新能源汽车,实际安装电池容量小于公告容量,与《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不一致。

 

最有意思的是,工信部官网公布2017年第7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推荐车型目录中,青年汽车新有4款产品进入目录,青年汽车仍在向政府申请巨额补贴。2018年5月12日,浙江省科技厅公示了2017年及以前年度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申报资料车辆信息,共5家车企的22553辆新能源汽车申请补贴款约8.9亿。其中,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2017年的申请数量为343辆,申请补助资金7417.98万元。

 

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某些人也能拥有。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本文由 孙鸣远 授权 虎嗅网 发表,并经虎嗅网编辑。转载此文章须经作者同意,并请附上出处(虎嗅网)及本页链接。原文链接:https://www.huxiu.com/article/300946.html
未来面前,你我还都是孩子,还不去下载 虎嗅App 猛嗅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