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资2亿美元的Zoox, 能否守住自动驾驶最后的尊严

  2019-10-22 12:02:09   120

作者| 熊光的朋友

在自动驾驶从业者们陆续放弃“一镜到底”的完全自动驾驶汽车研发路线后,Zoox是极少数仍然坚持最激进技术路线的创业公司之一:

在2020年前开发制造一辆完整的自动驾驶汽车并提供出行服务,而不仅仅是软件和传感器。

这个听起来对于整个汽车行业的任何人来说“难度堪比登上火星”的目标,意味着这家创业公司不仅需要比谷歌的Wayno在软件开发上花更多的钱,还需要比汽车制造商在硬件开发上花更多的钱。

据外媒Zxios报道,自动驾驶创业公司 Zoox 已通过可转换债券的融资方式募集了2亿美元资金,这些资金将被纳入公司的第三轮融资(预计在今年晚些时候或2020年初结束)中。

根据Zoox的融资历史显示,这应该是他们在2018年8月解雇其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Tim Kentley-Klay以来的第一笔新融资。

这家成立于2013年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在2018年7月份获得4.65亿B轮融资后,融资总额超过8亿美元,估值则达到32亿美元。

但很显然,这些钱对于Zoox想做的事来说,远远不够。

图片来自Crunchbase

实际上,在他们完成B轮融资仅过去半年,就被彭博爆出正在寻求募集更多资金。而Zoox的首席技术官 Jesse Levinson 则在今年3月暗示,他们也会考虑投靠一家主流汽车制造商。

“如果这个更大的合作伙伴能够帮他们在制造领域起步的话,那么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我们对战略与财务投资者都持开放态度。”

换言之,他们也期望能够拥有被通用收购的Cruise和被福特收购的Argo一样的好运气。

Zoox曾公开表示,要对标谷歌的Waymo与通用Cruise,不仅要专注于制造自己的汽车,甚至还要推出无人出租车车队。

而前者的估值为1050亿美元,这是刚刚被摩根斯坦利分析师砍掉700亿后的结果;后者估值在今年5月时达到了190亿美元,但是不久之后通用就公开宣布推迟自动驾驶汽车的落地时间。

然而,尽管这次Zoox以可转换债券的形式获得2亿美元融资,其实更像是以求获得暂时性喘息。

在创投圈,可转换债务是一种短期债务,期限通常为12-24个月,其可以被看做是在两轮定价股权融资之间进行的过渡性融资方式。当创业公司在完成下一轮定价股权融资后,这笔钱会自动转换成为公司股权。

通常情况下,这种融资方式一般出现在公司成立早期缺乏数据,估值比较难定,如果走常规的股权投资程序交易成本较高的情况下。

一位投资人告诉虎嗅,这显然是Zoox因为资金紧张所采取的“过河式”融资方式:

“这就是帮公司挺过一个过渡期吧。一般就是约定几年内 ,如果业绩不够好或者估值提升不好,投资者手里的股权没增值,那么钱就可以转成债,投资者就可以拿到本金+利息。

你可以理解为对于投资方来说更‘稳妥保险’。”

实际上,在投资频率明显放缓,节奏明显变慢的资本寒冬笼罩下,可转债融资方式又开始成为国外创业公司们青睐的一种更为迅速且经济的融资方式。

特别是对于像Zoox这类短期市场前景渺茫,烧钱惊人,估值难定,而且一旦估值泡沫破了就可能让投资人惨遭血洗的创业公司,目前选择这种可转债方式,至少能够让他们在完成下一轮股权融资之前撑一段时间。

如果说Zoox想做的事,在去年看来还能够被勉强称赞为具备“大胆、勇敢并全力以赴”的硅谷精神,那么今年,他们的理想在投资人和技术专家眼中就会被看成是“不切实际的想象与最后的挣扎”。

3年来都坚决要亲自造车,绝不翻新别人汽车的Zoox,一直都被视为最神秘的自动驾驶公司之一,因为其制造的原型车和研发进展长期呈保密状态。

但是Zoox的一些言论却常常引起舆论的关注,譬如他们的前创始人 Kentley-Klay曾嘲笑过谷歌,认为“他们不够激进,没有想明白到底想做一个什么样的完全自动驾驶汽车”。

终于,他们的原型车在2018年7月被彭博的一篇特写正式曝光在大众面前。但这辆车被形容为“像把两个Mini Cooper的后半部分焊接在了一起(而且还只是钢架结构)”。内部没有方向盘和仪表盘,只有一个开放空间和两个面对面的座椅。

看起来有点像公园里的那种观光游览车。

图片来自彭博

事实上,这辆更新过3个版本,且两头都能开的原型车,直到现在也不能合法上路。因此只得在展会、实验室以及限定范围内的测试场公开亮相。与此同时,公司也一直在用丰田汉兰达在加州公共道路上测试自己的传感器和软件。


一位消息人士向虎嗅展示了上个月在路上偶遇的Zoox最新的路测汽车图片,汽车的前后左右都悬挂着大量摄像头、激光雷达与毫米波雷达,后面存储区域还会嗡嗡作响。

不过,早在2018年中旬,彭博社记者在亲身体验过Zoox的无人驾驶测试车后,给出了不错的评价:

“它能轻松通过郊区道路,礼貌地在路口等待转弯,并为骑自行车的人让行。当一辆黑色的运货卡车意外地在冲入路口时,测试车还能及时停下来避免碰撞。”

而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惠尔智能CEO常宇飞也在拜访过Zoox的工程师后,向虎嗅夸赞了其测试车传感器配置:“他们的多传感器融合与全方位融合非常棒,算法的流畅度很高。”

而且截至目前,只有Zoox与通用Cruise愿意在旧金山这样人员密集的地方提供自动驾驶服务。

从团队配置来看,Zoox不失为一家非常出色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

斯坦福毕业的首席技术官Levinson 是谷歌自动驾驶项目的创始人Sebastian Thrun的学生,曾被后者誉为“自己有史以来带过的最聪明的学生之一”。

而今年2月新上任的首席执行官Aicha Evans是英特尔前首席战略官,曾负责领导公司从以个人电脑为中心的业务向以数据为中心的业务过渡;Zoox 的首席安全创新官,则是前美国国家公路交通与安全管理局局长Mark Rosekind。

此外,Zoox也曾经从特斯拉、苹果、谷歌、法拉利和亚马逊挖走数百名工程师,甚至还在今年5月被特斯拉告上法庭,罪名是“指使4名特斯拉前员工盗取特斯拉开发的仓储、物流和库存控制系统”。

左为首席技术官Levinson ,右为首席执行官Aicha Evans

但是,开发优秀的自动驾驶软硬件与运营一个庞大且顶尖的团队,都需要钱,钱,以及钱。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虽然自己欣赏他们的勇气,但是从当下的环境来看,做全栈式研发是很难让人买单的。

“他们对标的其实不是Waymo,而是特斯拉,但很难再有第二个特斯拉。”

甚至连谷歌前自动驾驶负责人,后来被谷歌告上法庭的Levandowski也曾表示,Zoox是想在自动驾驶技术上打败Waymo,在电动汽车上打败特斯拉,在网约车上打败优步,但这几乎不可能。

连Levinson自己也承认,Zoox可能会以失败告终。但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无意改变路线,“你必须考虑哪条路会带来最好的结果。然后不管多么艰难,都坚定地沿着它走下去,直到死去。”

听起来有点悲壮。这可能是一名技术工作者所能坚持的最后一分尊严。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