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风景是在路上!尤嘉与文哥的西北父子行

  2016-09-13 15:10:46 大众 改装 租车   470

  

  作者:尤嘉、文哥

  文哥,8岁

  尤嘉,37岁

  儿子和爹,但更似兄弟一般。每年,两个人都会有一场“出走”的旅行。内蒙和宁夏的2014和2015年之后,两个人更是迷恋上的西北的美。2016年,单车出走甘肃,奔赴遥远的嘉峪关,只因为两个地理白痴都以为嘉峪关已经是甘肃的西端。殊不知真正的旅行在那里才刚刚开始,西至敦煌,东抵平凉,长条状的甘肃被他们用车轮和脚印一米一米的丈量。

  文哥喜欢车,也是因为尤嘉的工作。尤嘉喜欢车、喜欢摩托车、喜欢一切可以驾驶的工具和玩具,开车上瘾。区区几千公里,根本就不入这哥儿俩的法眼。

  北→西北

  北京-库布奇-额济纳-嘉峪关-张掖-敦煌-兰州-平凉-太原-北京

  回想几天前刚去过的长白山,蓝天下的白云压顶和飘雨时的细水拂面就好像正坐在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某个馆里看4D电影一样真实;北京城的场里愈发泛滥的VR装置更是直接写着9D,虽然实际效果显然还比不上两年前我在街头买过的D9光盘。长白山如画一般的美丽我在北京的北部山区也能皮毛般的领略一二,北京城如花一般的诱人更是我每天的生活之所在。可藏在文哥和我内心最深处的向往却唯有北→西北的美,“黄沙漫天”和“夕阳如血”让我们难以忘怀也无比珍惜。

  

  我不知道以北京为中心如果真的一直走出去6424公里会到哪里,我也不知道15天如果只是不停地开车会不会已经穿越了欧洲,但文哥和我都知道这个暑假中的15天我们走过的6424公里让我们再一次深入感受北→西北的美,且更加着迷。从行走内蒙到游历宁夏,文哥和我今年出发以前,已经在祖国的北→西北飘荡过近万公里。大漠之荒凉、戈壁之空旷、草原之无垠……让两个男人的心境愈发广阔,全然不见一丁点儿疑似北京交通的狭窄拥堵。

  

  #两个男人走天下之2014内蒙行#和#两个男人走天下之2015宁夏行#完美收官之后,今年这场例行“出走”的旅行被我称作#两个男人走天下之2016嘉峪关#。

  名字中的“嘉峪关”仅仅是因为地理知识匮乏的37岁的我在看地图之前一直认为嘉峪关就在甘肃的最西端,于是答应地理知识还不如我的只知道北京居庸关和秦皇岛山海关的8岁的文哥一定跟他一起去万里长城的最西端——嘉峪关游走一番。实际上,此行我们到达的最西端城市敦煌,在沿着高速公路过了随处可见瓜摊儿的瓜州还要继续西行许久,更别谈距离敦煌还有N远的雅丹地貌和玉门关。嘉峪关,只是北→西北的半路之地。

  敦煌有两点最值得咂摸滋味儿:驴肉和穿越无人区

  无论男女,读书破万卷都值得钦佩;想要成为真正的爷们儿,那就须得行万里路方能实现了。甭管读书还是走路,朋友这个角色都是男人一生最宝贵的财富。只有“大丈夫何患无妻”,从未见“大丈夫何患无友”的说法,可见朋友既需要缘分也需要付出。在路上,拜访老朋友、结交新朋友都是让文哥和我最享受的事情。

  No.1的驴肉:

  LT家在敦煌平蹚,她悉心帮助规划行程,带我俩吃了当地最正宗的驴肉。这家馆子在敦煌绝对第一,我们吃到了只有认识老板的当地人才能吃到的“驴肚皮”的肉。与口感颇似牛肉的普通驴肉不同,驴肚皮上的肉“肥瘦皮”结合,吃的时候文哥跟我一样想起了层次分明的张掖丹霞。肚皮上的肉不仅口感上更有嚼头儿也更好嚼、一点儿也不“柴”,口味上更入味儿。整整一盘子驴肚皮的“丹霞肉”都被文哥和我干掉了,再配上驴肉黄面和杏皮水,这顿饭成了我们在敦煌最完美的一次大餐。

  

  断路的雅丹:

  此刻让我再回忆雅丹,那台在雅丹入口歪着身子爆胎的迈腾跃然眼前。前两年#走天下#的经历让我决心必须换车!在北→西北的美景中,只有真正的硬越野车才有可能陪文哥和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普拉多在“无路可走”的戈壁滩飞驰,我们的心也似小鹿砰砰乱撞。

  

  从地图上看雅丹地貌的入口距离敦煌市区只有160公里,但所有人都告诉我要走3个小时以上。直到转入那条道路状况还不错的无人区公路,我依旧对这个时间半信半疑。可好景不常在,无人区公路走了20分钟就再也没有路了,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雅丹地貌。去程的路上,文哥和我都很欢乐。

  

  想想在额济纳的居延海,我俩还特意开车下道,在碎石子儿的戈壁滩上愉快的越野。现在雅丹这路线绝对满足了我俩对于越野的向往!汽车编辑测试的各种越野路况在这儿都能找到,曾经一万次在我梦里出现的炮弹坑和大陡坡儿隔三差五就会出现。当我挂上低速四驱爬上一个又一个往前看只能看见蓝天的大陡坡儿的时候,文哥和我会欢呼击掌——“Oh,yeah”!可试想这样的场景重复了几百次并且持续N个小时以后,我俩已经彻底疲惫再也笑不出来。

  

  回程的我显得更加严肃,但求用最快的速度回到敦煌,去吃那让我口水四溢的驴肉黄面和甜甜脆脆的哈密瓜。超越轿车、超越卡车、超越皮卡、超越城市SUV……超越我们自己对于狂野的极端想象。

  嘉峪关和张掖:混迹拉力赛车队和路遇“搭讪”

  好友WY比我早几天从北京出发,她是张掖拉力赛一汽大众车队的一名领航员,抵达张掖之后我们跟着她在一汽大众的车队愉快地玩耍和观赏那官方动辄几百万改装的赛车。YM同学来自于另外一支车队,她特别提供了短道赛门票,让文哥和我过足了看比赛的瘾,甚至错过了傍晚这个最佳的丹霞观赏时段。

  “混”是万金油:

  虽然是第一次到张掖,但张掖这个名字却早早就刻在我的脑仁儿深处,全是因为赛车,跟丹霞无关。在汽车行业浸淫多年,没有经历过张掖的比赛却听过太多关于这里的故事。#两个男人走天下#的车贴也一直有“车手 尤嘉”和“领航员 尤小文”的字样向赛手们致敬。

  

  混进营地:

  张掖拉力赛的营地距离文哥和我夜晚探访的卖冰棍儿比外边贵N倍的当地著名景点的湿地公园很近,平常是一个对外营业的汽车电影院。作为一年一度张掖最重要的赛事之一,拉力赛期间这里算得上是“戒备森严”,警察、保安、工作人员密密麻麻,颇有北京奥运时候的风范。进出营地的所有车辆都贴着赛事组委会发的特制的车贴,作为通行证使用,一汽大众车队的工作人员还为丢了一面车贴在营地万分烦恼。如此管控之下,社会车辆自然无法出入。

  我的普拉多也有车贴,样子虽然距离主办方的车贴差了十万八千里,但好歹也有“车手”和“领航员”的字样。无论白天还是晚上,我一直在营地出入自由全凭这“山寨车贴”以及我目不斜视“心中有车贴”的心理境界。否则怎么能有机会去仔细参观所有的车队呢?文哥对这种“看演唱会去后台看演员”的经历非常满足,优越感油然而生。

  混通封路:

  短道赛的场馆配备有停车场,当地警方管理上毫无章法,封了很多路却又不明确指示可以通行的道路,外地车多半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可实际上每条被封的路上都有无数本地牌照的车在自由地行驶。我从马蹄寺过来,导航指的路特别揪心,一会儿省道、一会儿乡道、一会儿进村,毫无章法、不得要领。

  

  无数穿村的路都被警察拦住了,只允许本村的车辆通行,如果当真去绕行我估计比赛结束了我也到不了场馆。依旧凭借强大的心理承受力和“山寨”车贴,用“车队后援车”的回答和坚毅的眼神应对警察的问询居然让我一路畅通无阻,沿着导航指引的最近的路线提前抵达。

  让人沮丧的搭讪:

  跟文哥出来玩儿绝对没机会艳遇,可真要是被搭讪这事儿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一时间还是会对自己的美貌产生一系列的幻想。就像阿拉蕾里面的天才博士经常定义自己是美男子一样,在那几个姑娘跟我搭讪的瞬间,我也萌生了同样的想法儿。

  这事儿发生在马蹄寺,文哥和我正在半山腰的平台奔跑欢乐,突然几个姑娘围上来跟我说“呀,又遇见你们了,你们也来这儿了”。

  

  原本就很欢乐的我笑得更加甜美,一头雾水的说“哦,是啊!但,你们是……?”姑娘们笑盈盈地说前一天在嘉峪关市的悬壁长城就遇见了我们俩,也在停车场看到了#两个男人走天下#的车贴,还“偷拍”了我们俩的背影在微博上@了我。“哦,原来我这么吸引姑娘们的眼球啊。”我在心里暗自窃喜。

  

  可姑娘们的一句话把我从幻想踢回了现实,她们一直盯着文哥,然后问我“我们能跟他照张相吗,其实我们就是想跟他照张相,太可爱了”。我一脸黑线,一身黑线,一脑门子都是黑线啊!文哥很不情愿地跟姑娘们照了相,而我,只是几米之外的摄影师!摄影师啊!

  低苦艾:《兰州 兰州》

  去年宁夏行一路上都在唱苏阳的歌,缘分的神奇就在于我们两个男人准备“出走”甘肃的时候就在音乐列表里出现了“低苦艾”的名字。

  

  第一次认识低苦艾是今年他们和苏阳一起在北京的一场演唱会,恰逢民谣一直是我喜欢的风格。在那个属于苏阳和低苦艾的夜晚,文哥和我学会了轻声吟唱《兰州 兰州》。

你走的时候没有带走美猴王的画像

说要把他留在花果山之上

行囊里只有空空的酒杯和游戏机

门外金沙般的阳光它撒了一地

再不见俯仰的少年格子衬衫一角扬起

从此寂寞了的白塔后山今夜悄悄落雨

未东去的黄河水打上了刹那的涟漪

千里之外的高楼上的你彻夜未眠

  终于,两个男人真真儿的走进了兰州。得益于兰州在高峰时段对于外地车的限行并且出租车无比难打,文哥和我一直在兰州步行和坐公交,这是绝好的体会更加真实兰州的机会,对自驾车无比依赖的我也有机会和文哥一起体验最有味道的兰州城。

  

  无人喝彩的投篮和西北汉子的二细:

  我九七年入校北航,学校内部对各个院系使用数字命名,我所在的电子工程系在校内被称为“二系”。牛肉面是兰州不容错过的美食,本地的朋友说“随便哪家面馆都好吃”,这句话刹那之间就让一切APP排名和满网的攻略灰飞烟灭。

  假装本地爷们儿就“至少得吃二细”,真正的男人得直接上“大宽”,于是在兰州大学对面的“舌尖尖”我干掉了自己的一碗二细和文哥的半碗毛细。

  本地人称毛细为病号饭,因为这面出锅3分钟没进肚子就会糟成一碗浆糊。二细的面着实比北京的粗了好多,但忒是好吃。唯一的遗憾是冒充西北汉子的幻想在我从窗口接出二细的那一刻就被排我后面的那位大姐冲着煮面师傅的那一声“来碗大宽”彻底击碎。

  吃饭时候的胃口大开主要还是因为在这之前文哥和我在兰州大学打了一场篮球。西北的晴天永远是把那么刺眼的阳光扎在身上,我俩很喜欢这种被阳光直射的感觉,望着彼此越来越黑的皮肤,我也愈发烦躁泡菜国那些娘炮儿。

  文哥在北京不怎么游走大学,在兰州大学晃悠的这多半天他很满足,尤其喜欢图书馆和篮球场。球场上,我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文哥也仿佛不再是8岁而是大学少年,拍着卖水大姐借给我们的篮球上下翻飞。

  从照片里看,我们的每一次投篮都颇有流川枫的风采。只可惜暑假的操场上没有等来赤木晴子,一次次精彩的投篮居然无人喝彩,唯有自我陶醉。看着文哥的笑脸,我在心里浮现出一句话“跟兄弟在一起干什么都巨快乐”。 是爷儿俩,更是兄弟!

  我们迷恋北→西北的美。

  15天6424公里的旅行刚刚结束,我们已经开始幻想下一段旅程。依旧偏爱北→西北那彻头彻尾不同于南方的小家碧玉的美,大姐的一碗“大宽”昭示了西北朋友的豪情万丈。在路上的我们也因为西北的韵味而忘却了身处北京时候的种种束缚,张扬且大气了许多。

  

  最美的风景彼时在路上、此刻在心里、永远在前方!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自由机械!

  同时欢迎回复消息来提出您对我们的意见和想要了解的内容,我们尽力奉上!

关于自由机械,如果我们触动了您对机械的向往

欢迎关注“ZIYOUJIXIE”微信公众号

深刻了解我们!期待更多玩家的加入!

做生活的玩家!

最有态度的全网络娱乐机械品牌

新浪微博:@自由机械

自由机械现已入驻各大媒体平台

汽车之家、今日头条、易车、天天快报

搜狐、网易、企鹅媒体平台、一点资讯

日均全网浏览量超过300,000次

版权联系:media@freeriders.cn


推荐文章